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法院动态

他在逃亡中变成了“哑巴”:“特殊”庭审保障他的诉讼权利
来源:浙江法制报 发布日期:2018-05-16 浏览次数: 保护色: 字号:[ ]

  “被告人曾某,你的出生年月是什么?”

  站在被告人席上的曾某伸出手指,划出了一个1972的样子。

  “你是否认罪?”

  曾某想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这是日前杭州市中级法院审理曾某故意杀人案的现场,这次庭审距离案发已经有13年时间。在曾某潜逃期间,因为不与人交流,他渐渐失去了语言能力,只能靠打手势、书写等方式交流。杭州中院为保障被告人诉讼权利,通过“被告人书写、法警宣读、法官确认”的方式,确保了庭审顺利、有序地进行。

  当年,曾某妻子的叔叔婶婶在杭州做菌菇生意,曾某夫妻俩赶来投奔。后来双方因为生意的事情起了矛盾。案发当天下午,婶婶来到曾某家,双方又吵了起来,婶婶用脸盆砸了曾某妻子的脸,曾某夫妻忍了下来,这一幕正好被邻居看在眼里。晚上,叔叔婶婶再次到曾某家理论,曾某忍无可忍,操起家里的菜刀捅了过去。结果,叔叔死亡,婶婶受了轻伤。

  案发后,警方立即锁定了曾某。曾某交代妻子好好管教儿子,便不顾一切地逃亡了。

  逃亡的十余年里,曾某靠在工地打零工为生。他隐姓埋名,对过去的事情只字未提,也极少与身边人交流。久而久之,他失去了正常人的语言表达能力,甚至连喉咙也发不出声。

  2007年,工友介绍了一个丧偶的女人给曾某,两人靠着短信交流,感情开始升温。2017年,女方想结婚,但曾某表示没有户口。当他以“王哑巴”的名字到派出所报户口的时候,民警经比对发现,他就是逃亡在外的曾某!曾某随即被抓获归案。

  “我们去看守所送副本的时候,发现曾某虽然听力正常,但根本无法口头表达,他也没有学习过手语,没办法用手语表达意思。”主审法官回忆。

  保障被告人的诉讼权利既是形式正义的要求,也是查清案件事实、实现实质正义的需要。在充分阅卷的基础上,法官与辩护人、公诉人沟通,根据曾某特殊的表达能力,确定了庭审争议的问题和发问方式。“我们设置的问题相对简化,尽量以闭合性问题为主,少用发散性的问题,方便曾某用点头、摇头来表达‘是与否’的意思。”法官介绍。

  开庭当天,法院还给曾某准备了纸和笔,由曾某书写之后,法警予以宣读,再由审判长向曾某确认“是否是你的真实意思表达”。

  “当天你们为什么会打起来?”法庭上,法官问曾某。曾某张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脸上的五官都纠结在一起,他用双手轻轻捶着自己的胸膛,表示是“对方先冲上来打”。

  再碰到一些细节的问题,比如是用什么凶器捅的,捅到了什么人等问题,小学文化程度的曾某在纸上写下“菜刀”“叔叔”等词汇。

  整个庭审过程,曾某虽然出不了声,但表达流畅,在最后陈述阶段时,他默默地留下了眼泪。

  最终,杭州中院一审依法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曾某死刑,缓期2年执行。


作者:记者 高敏 通讯员 钟法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