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新闻 > 图片新闻

办“10+1微助学平台” 法官成“网红”
发布日期: 2019- 08- 27 10: 49 访问次数:

“10+1微助学平台”爱心人士到四川南充一受助孩子家中家访。

“我这一件案子的当事人的孩子可能需要帮助。孩子的父亲因发生交通事故,经调解需赔偿对方38万元。这个打工家庭东拼西凑筹了30万元,剩余8万元分期还,每年2万元,经济压力确实很大。”


最近,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人民法院法官李士超向“10+1微助学平台”创始人、该院的干警大罗反映上述情况,大罗很快联系上孩子的班主任了解情况,并向该助学平台推荐。经审核,镇海法院第五支部10名党员在一个小时内自愿结对帮助这个孩子。


四年前,大罗创办了“10+1微助学平台”,即10个网友结对帮扶1个孩子,目前,该助学平台汇聚全国各地爱心人士6000多人,全院干警几乎人人参与,来自18省市的680多名学生得到有效帮助。


奇思妙想:10个网友结对帮助一个孩子


大罗,镇海法院干警罗成庆,2015年从部队转业到法院,因为发起“10+1微助学平台”项目,成为法院“网红”。


助学活动源于他一次无心插柳的“义务家访”。2016年五一假期,大罗回贵州老家探访在教育局工作的朋友,跟随他到贫困生小菊家里家访。


去的那天,阳光格外明媚,可一进到小菊家,两眼一抹黑,她家里连一盏灯都没有。“真的太穷了,房子正面是土墙,其余三面都是木棍围成的透风木墙。家里一共只有两样电器,一个是带天线的老式电视机,还有一个打谷机。”大罗回忆说。


更让大罗心疼的是,当时正在读初三的小菊因家里没钱,毕业后只得去打工。“小菊的奖状可是贴了一整面墙啊。”大罗叹息道。


之后,大罗联系了小菊的班主任,得知当地一名中学生每个月的生活费在500元左右。为了能够提供长期稳定的资助,他想寻找自己的9个好友一起资助小菊,于是他在朋友圈发布了相关信息。


大罗朋友圈的“集结号”一发出,立刻就有18个朋友响应他。因为多出来8个人,他又委托同学再推荐一名贫困生进行资助。


渐渐地,这种助学方式被固定下来,形成了“10+1”微助学模式。“对于普通人来说,每个月拿出500元,可能有点吃力,可能会因意外中断。但如果10个人一起负担,每个人每月只要拿出50元,资助就可持续下去。”大罗说。


爱心从一条朋友圈信息出发,就像被一根引线串联起的烟火发散开来,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最开始组成的三四组,基本上都是大罗在现实中认识的朋友,等到第5组时,参加的人他基本不认识了。这些网友不只有宁波人,全国各地的朋友都有,资助的贫困生对象也不再只限于贵州,还有广西、广东、四川、江苏、甘肃、新疆等18省市自治区的学生。


至暗时刻:“善良的人在一起也难免会产生矛盾”


为了便于管理,大罗和朋友们把每个贫困生的班主任老师、推荐人和10个微友编进一个微信群,通过微信群将助学款直接转交给结对的学生。受助学生每月都会得到300元至500元不等的生活补助,这样的资助会持续至他们大学一年级之后。一般来说,小学生、初中生为每月300元,高中和大一学生为每月500元。


四年多来,“10+1微助学群”越来越多,大罗一个人哪里管理得过来?那些被助学孩子的情况怎样去跟进核实?出现的新问题如何解决?


对于大罗来说,镇海法院很多同事不仅是参与助学的网友,还是一起出谋划策的“智囊团”。出现问题,开个“诸葛会”,一点点设法改进。


一人管理不过来,可以有更多义工帮忙,甚至搭建网络平台管理;被助学孩子的情况,要有班主任和推荐人的证明材料以及适时回访报告;至于被模仿,这种公益活动难道不是多多益善?


但让大罗揪心的是,有的人不理解,开始质疑助学背后有什么商业目的,这对一腔热情做公益的大罗来说,无异于像浇了一大桶冰水。


当放弃还是继续,成为大罗心头萦绕的问题,法学博士毕业的法官刘明奎都会开解他,帮助他走出这样的“至暗时刻”。


刘明奎劝他说:“哪怕是一群善良的人在一起,也难免会产生矛盾。”


刘明奎鼓励他:“‘10+1微助学平台’是一种非常好的模式,激发了很多想要做善事的心。”


当有人态度不明朗时,刘明奎坚定地认为,法院干警通过培养这样的公益项目,让老百姓看到法官的爱心,善莫大焉。


为了让公益“看得见”,“10+1微助学平台”引导学生经常与爱心人士交流,不是表达感谢,而是反映自己的成长和进步。同时,完成金钱资助后,爱心人士依然与学生保持交流,帮助他们找兼职工作、做人生规划。由于该平台结对帮助的学生大多是单亲家庭的孩子或孤儿,这些关爱在某种意义上比金钱更难得。


看见彼此:“原来你是这样的一个你”


四年多来,“10+1微助学平台”渐渐长大,也让很多人看到——做善事原来这样方便,原来这个同事这样有爱心,原来我们是这样团结的家庭。


截至目前,全院已有60余名干警参与助学。其中万婷婷、金思、唐茁、何园园等干警还担任爱心小组长,负责与结对孩子联系,关心他们的生活、学习情况;刘明奎、张凯月、吴芳芳、徐东辉等多名干警1人结对帮助多名学生。这些干警都表示,会帮助这些学生直到上大学。


在这个温暖的团队里,几乎人人都能讲述一个温心的故事。


金思说,有个孩子需要帮助,等她发现时已经挤不进那个结对的群,“很快就满10人了。”他告诉大罗,下次找到学生后要第一个叫自己。


后来,金思不仅进了助学群,还成了群里的“爱心小组长”,故事的主角是来自四川宜宾的孩子小芮。


2015年,小芮正在读初三的时候,父亲被诊断为肝硬化晚期,为了治病,这个家庭耗尽了积蓄,还负债累累。2017年,小芮奶奶被诊断为2型糖尿病。小芮妈妈只好在街上摆了个卖卤菜的摊位,来赚取爸爸、奶奶的治疗费用。


金思从小芮班主任何老师那里了解到,小芮从不和同学攀比,学习上也很努力,成绩一直保持在班级前几名,从小学到初中一直是班长。


在大家的关心帮助下,小芮的学习不断进步,于2018年9月考上全市最好的高中。听到这个消息,大家像自己孩子考学一样高兴,还专门给小芮寄去衣物和学习用具。


受到干警帮助的学生中,还有不少是镇海法院所审理案件当事人的孩子。唐茁任推荐人的那一组,12岁的小杰就是一起交通事故纠纷当事人的孩子。


小杰从小患有重症肌无力,小杰的爸爸是一名保安,在工厂里工作的妈妈有残疾,外婆也因病正在化疗。一家人每月收入才5000元左右,而小杰每个月服药的费用就要2700多元,家里日子过得紧巴巴。为了多挣点钱补贴家用,小杰的爸爸2017年借钱买了一辆面包车,闲时帮别人拉拉货。


然而不幸在2017年12月发生了。这天清晨六时左右,小杰的爸爸开着面包车在路口掉头时,由于没仔细观察,加上早晨视线不好,与驾驶电动自行车从后方同方向直行上来的张女士相撞,张女士倒地后,车子直接从张女士身上碾压过去。后经鉴定,张女士构成一级伤残。小杰爸爸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扣除保险,还需赔偿张女士110余万元。


“是我自己开车不小心,把人家撞成了一级伤残,我就是砸锅卖铁也会把钱还上……”小杰爸爸对着法官陈增富捶胸顿足,泪如泉涌。


唐茁看到这一幕后,又去小杰家家访,见到了乖巧、乐观的小杰。于是,她邀请大伙一起来帮助他上学。


雪球效应:助学中的“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10+1微助学平台”通过一次次爱心行动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这不仅影响了被助学学生,还在重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营造着“赠人玫瑰,手有余香”的良好氛围。


听说镇海法院干警朋友圈里的助学活动后,有的律师也参与其中;听说父母资助外地学生的情况,该院干警的子女深受教育,要把压岁钱拿出来帮助同龄人,干警的老父亲老母亲说:“这么好的善事,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还有的干警所住小区居民因为助学事情“更为信任彼此了”。


干警于广学参与的第436组,资助的是家在四川宜宾的小S。小S还未满16岁,初三学生,他唯一的亲人是父亲,因父亲常年在医院住院治病,他一有空就要去照顾。今年3月,因小S父亲是重症晚期,被医院劝离。小S背着父亲坐巴士回家,又被巴士赶下车来。这个16岁的少年一人背着父亲往家赶,最终父亲在他的背上离开了人世。


于广学得知这一消息,心如刀割,将情况发到所在小区装修群,很快又有10位爱心人士加入第436组助学群。“街坊邻居有的说负责给孩子买衣服,有的说负责学习用品,还有的邻居说,小S以后就是他们的亲人,让他从此不再感到孤单和无助。”于少学说。


在“10+1”微助学团队里,每天都演绎着这种感人故事。今年年初,来自四川省南充市的“爱心小组长”李雅琴和丈夫遭遇车祸不幸遇难,女儿萱萱也身受重伤。不幸发生后,“10+1微助学平台”建了一个专门微信群来关心这个家庭,当了解到萱萱因为治疗落下很多课程后,当地爱心人士王老师主动上门为孩子补课。


雅琴的妈妈刘阿姨很受感动,她第一次得知雅琴生前是“10+1微助学平台”两个小组的组长,帮助了两个学生。原本生活并不宽裕的刘阿姨接过女儿手中的助学接力棒,进入了两个小组,参与帮助两名学生。


王老师回家后,把这个故事告诉了她90岁的父亲。父亲不会用微信,但他说:“你以后要献爱心时,给我说一声,我也要出一份。”


爱心被看见,就生长得更繁盛。今年高考成绩陆续出炉,平台帮助的学生中有86名学生参加高考,其中有60余人考上了本科线。这些受资助学生除了收到大学通知书的喜悦,另外一份惊喜让他们感到很意外——“10+1微助学平台”给每个受助孩子在网上安了一个家。


根据该平台规定,当受助学生考上大学后,爱心组长、推荐人或班主任老师会邀请学生进入这个群,让学生和大家相互认识,相互交流,爱心人士可以有针对性地给予学生更多的帮助。


而受资助的学生回到该平台做志愿者的占志愿者人数的80%以上。“有时候,读着孩子给我们的信,看着他们成为志愿者,以实际行动将爱心传承下去,在助人的同时,我们也获得了心灵上的巨大满足,一切都是值得的。”



作者: 记者 孟焕良 文/图

信息来源: 人民法院报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