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新闻 > 图片新闻

长兴解纷码:基层治理再加码
发布日期: 2020- 07- 21 10: 09 访问次数:

在长兴县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人民调解受理窗口的工作人员正在让市民扫描“长兴解纷码”,登记上传纠纷情况。

    一个“码”,随时为“想找个说法”的群众提供解决纠纷的渠道;一个“码”,连接起矛盾纠纷预防调处化解的各种力量;一个“码”,真正实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

    今年4月以来,浙江省长兴县人民法院按照浙江省委把县级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以下简称县矛调中心)建设成为“重要窗口”的标志性工程的新要求,以县矛调中心建设为契机,按照“最多跑一次(地)”改革部署要求,创新开发县域矛盾纠纷一体化受办平台——“长兴解纷码”,成立浙江首个线上矛调中心,让群众遇到纠纷时只进“一扇门”、只扫“一个码”。

    ■“想找个说法”? 扫一扫“码”上解纷

    群众事无小事。然而,老百姓最怕小事找不到(对)人管,遇到烦闷“想找个说法”却没处纾解。久而久之,小纠纷容易变成大矛盾,小情绪可能酿成大意见。

    在长兴县,老百姓“想找个说法”,可以扫一扫“码上说”。

    2019年农忙时节,长兴县和平镇琛碛村村民吴春娥,和同村的大娘们一起在该镇吴山村一农业基地干农活。然而,她们的工钱却迟迟没拿到手。直到前不久,村里的网格员帮她们扫了一个二维码,吴大娘和姐妹们最终成功拿到了辛苦钱。

    原来,今年5月1日,一款由长兴县委政法委、长兴县法院协同该县司法局、大数据局共同打造的县域矛盾纠纷一体化受办平台——“长兴解纷码”小程序上线试运行。

    长兴县和平镇就是其中五个试点乡镇之一。有了纠纷,扫一扫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小程序,就可登记上传解纷。吴大娘她们的这起劳动报酬纠纷,网格员扫描解纷码以后,对纠纷大致情况及双方的基本信息进行填写后,“长兴解纷码”平台立即将这起纠纷派给被执行人即农业基地负责人所在村的调解员,并同步生成“一案一码”。

    一般来说,在15天之内未调解成功的话,纠纷则从村一级自动向上流转到镇级调解组织。“你看,这起纠纷在村里没有调解成功,自动流转到我们镇里以后,从原来的蓝码转换成了镇级的黄码,一目了然,老百姓一看就知道案子到哪里了,进展怎么样。”和平镇司法所调解员曾庆辉拿着手机展示着说。

    “现在调解成功了,二维码也变成了健康色(绿色)。”在曾庆辉的耐心调解下,这起纠纷最终成功化解,并在线形成了司法确认书,吴春娥和姐妹们都拿到了工钱。

    “村里帮我们登记好以后,没过几天就有人打电话让我们去处理,不用自己跑部门找人,真的挺方便!”吴春娥说。

    在数字化技术手段的支持下,长兴县域内的每一起矛盾纠纷都可以生成专有的二维码,并基于不同办理层级和状态进行蓝、黄、橙、红、绿5种颜色转换。

    蓝码:纠纷登记上传后分案至第一层级——村级调解组织。

    黄码:纠纷流转到第二层级——镇级调解组织。

    橙码:物业、交通、消费、医疗等类型纠纷流转至专业调解组织。

    绿码:各层级调解成功的纠纷。

    红码:村、镇两级调解不成功,流转至县矛调中心进入诉讼立案。

    ■怕被“踢皮球”?

    智能分案三层过滤

    “解纷码”作为长兴县域矛盾纠纷受理的统一入口,不管是公众,还是调解员、网格员,均可通过扫一扫“解纷码”或搜索“长兴解纷码”微信小程序,实现纠纷登记申请调解。

    “长兴解纷码”的功能主要侧重于纠纷成讼前的化解。那么,一家基层法院为何要参与建立这样一个县域矛盾纠纷统一受办平台?

    长兴法院院长潘轶华介绍,“主动融入党委、政府社会治理大格局,是人民法院参与推进基层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然途径,也是缓解基层法院人案矛盾,提升法院审判质量效果的必然要求。”

    近年来,全国各地法院积极探索诉源治理工作,致力于将大量细小的、容易化解的案件分流出去。2018年6月始,长兴通过当地党委、政府主导,将“诉讼调解执行一体化”工作全面纳入平安长兴考核,即法院委派、委托调解案件接受率、响应率、成功率以及是否实质性开展调解等情况纳入乡镇考核。

    从“以我为主”到共建共享,从“单打独斗”到合力攻坚,长兴法院走出一条多元解纷新路子。2019年,该院全年受理各类案件17838件,同比下降0.71%,实现10年来的首次负增长。

    然而,诉源治理不断深化过程中,长兴法院也发现了不少问题:这种纠纷“一步到院”,再由法院作为中枢分流出去的模式,难以完全压实各调处组织的主体责任,调解过程中有时会存在“等一等”“推一推”的情况。

    村、镇一级的调解相对更便利且经济,为什么大量细小的、轻微的纠纷还是“一步到院”?如果让矛盾化解再简单一点,规范一点,老百姓是不是会倾向选择基层调解方式,而非打一场耗时耗力耗钱的官司?

    “我们从疫情防控‘健康码’的运用中得到启发,抓住县矛调中心建设的契机,开始探索建立县域‘解纷码’平台,致力于将其打造成一款像‘健康码’一样,操作简单又极大便利群众的‘解纷利器’。”作为解纷码“创始人”之一,长兴法院煤山人民法庭庭长吴晔说。

    对老百姓而言,遇到事情,最烦要跑要问,有了难题,最怕被“踢皮球”“打太极”。“长兴解纷码”则通过智能分案规则、三层过滤体系,明确村、镇、县三级调解组织、专业调解组织等责任主体的工作职责和办理流程,自动分案到调解员个人或单一明确的调解组织,并对纠纷响应时间、调解时长作出硬性规定及预警提醒。一般来说,物业、交通、医疗等类型化纠纷直接分案至专业调解委员会,民事纠纷下沉到村社一级调解组织,商事纠纷自动分至镇级调解组织。

    通过规范化、自动化、智能化的分案规则和过滤体系,解纷码打通纠纷调处中的各个“堵点”,成为社会矛盾纠纷的“线上全科医院”。群众有了烦心事,只需扫一扫,登记上传,接下来的事都可以交给平台,顺畅、直观、省心,自然一步成讼的案子就少了。

    自今年5月1日试点运行以来,已有552件纠纷通过平台处置,其中调解成功398件,正在调解的有109件,除去终止及申请人撤回的,最终只有13件纠纷进入诉讼。值得一提的是,经统计,今年5至6月,被告所在地在5个试点乡镇的民商事诉讼案件数量,同比下降了55%。

    ■一码办到底?

    案底清晰数字赋能

    除了社会矛盾纠纷的“一码受理”“一码分流”“一码过滤”,解纷码还可实现线上调解、法官指导、文书自动生成、在线签署司法确认等功能。

    长兴法院太湖人民法庭法官程笑盈是洪桥镇的联村法官。打开“长兴解纷码”小程序,她手机上显示的是联村法官界面,可以实时掌握整个辖区的纠纷登记数量,在调、已调纠纷情况,还能在线与调解员实时对话,提供法律意见,提前介入调处。

    洪桥镇中道村有一起离婚纠纷。调解过程中,调解员对财产分割把握不准,就通过平台联系程笑盈。程笑盈在线提供了法律咨询和专业建议,最终当事人双方签署协议。

    “解纷码设置联村法官端口,法庭变原来的‘坐诊低头办案’为‘出诊调处预防’,介入指导一个案件,背后可能就化解了一批同类型的纠纷,同时提升基层矛盾化解的专业度、准确度。”程笑盈说。

    目前长兴县域矛盾纠纷一体化受办平台已配备25名联村法官,将人民法院的司法服务向基层前沿延伸,助推网格员、村镇两级调解组织成为专业调解力量,推动基层治理再加码。

    与此同时,作为纠纷统一受理入口,“长兴解纷码”实现了县域矛盾纠纷排查见底。“原先司法局、公安、法院等各家单位都有一本账,但全县矛盾纠纷底数究竟有多少,大家都说不清,‘解纷码’实现了从‘多本账’到如今全县‘一本账’。底数清了,才能更好地提升基层治理能力。”潘轶华表示。

    另一方面,“解纷码”通过有效打通与基层治理信息平台、浙江在线矛盾纠纷化解平台、浙江移动微法院等多个平台的连接,一码覆盖了纠纷化解的全流程,真正实现纠纷一码办到底。

    在“解纷码”的后台,可以清晰地看到县域纠纷的总量、增量、分布、类型、状态以及各个调解组织的工作情况。这一系列的数字生成了长兴县域解纷大数据,县矛调中心则通过大数据分析,实现统筹研判职能,助力党委、政府及时掌握县域矛盾纠纷发生与化解情势,优化基层调解组织资源分配。

    现在,经历前期两个月的试点优化,“解纷码”平台已于7月初在长兴全县全面铺开,已入驻279个调解组织,374名调解员及302名网格员。同时,由政法委牵头,将各村居、乡镇街道的纠纷受理数、化解率、调解时长、成讼率等解纷指数纳入平安建设考核,压实各级调解组织责任;配套加大对各级调解组织的保障力度,从而充分调动调解员的积极性。“党政牵头主导、各方高度参与、全社会共建共享”的治理模式在长兴正行稳致远、乘风破浪。



作者: 俞 冲 文/图

信息来源: 人民法院报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