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新闻 > 法院动态

杭州中院刑二庭:“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先进集体”,是荣誉也是责任
发布日期: 2021- 04- 30 09: 07 访问次数:

  从受理到宣判5个多月,庭前会议和庭审历时8天5晚,判决书长达172页、10.5万余字。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下沙董纪福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案作出一审判决,所有被告人均一人犯数罪,其中主犯董纪福一人犯13罪,法院依法予以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5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黑恶不除,民心难安。2018年2月,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后,杭州中院便迅速成立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领导小组,并将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刑二庭,负责杭州全市法院专项斗争工作的开展、指导和协调。截至2020年底,杭州法院受理一审黑恶案件464件,审结462件;杭州中院刑二庭受理二审黑恶案件165件,审结164件,案件审结数和被告人人数均居全省第一。生效并移送执行的黑恶案件中,财产刑判决金额6.21亿余元,已执行金额5.87亿余元;追缴没收违法所得判决金额7600万余元,已执行金额7500万余元,执行到位率均99%以上。

  咬定三年为期目标不放松,杭州中院刑二庭迎来高光时刻——在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总结表彰大会上,荣获“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先进集体”称号。

  “专项行动已经结束,但并不意味着扫黑除恶终结。”庭长朱敏明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是荣誉,也是沉甸甸的担子。”

  办理黑恶犯罪案件的女法官会是什么样的?记者眼前的朱敏明温润谦和,可实际上她已在刑事审判的岗位上24年了,以前在刑一庭工作,主要审理重大疑难刑事案件,也就是被告人有可能被判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案子,“性子偏‘弱’可不行。”她笑言。

  后来朱敏明从刑一庭转到刑二庭,和庭里的干警全身心扑在了扫黑除恶专项行动上。“‘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在杭州以往的刑事审判中其实鲜有判例。”朱敏明说。像下沙“董氏家族”案,董纪福兄弟俩都是下沙本地人,长相普通,过去都做着自己的本行生意,看起来似乎和“黑恶势力”搭不上边。

  翻阅一叠叠卷宗,朱敏明注意到,兄弟俩多年前强取豪夺,介入下沙众多建设工程,一步步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为了抢生意,董氏兄弟网罗了一帮打手,以各种非法手段将竞争对手逼退,这期间,言语和肢体“问候”自然是少不了的。

  “在涉黑恶案件中,如何定性极为重要。”朱敏明说。判决书描述道,“该组织大肆进行各类违法犯罪活动,在杭州市下沙地区多个行业形成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攫取巨额非法经济利益,严重破坏当地经济秩序、社会生活秩序和公共管理秩序,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危害后果十分严重,应依法从严惩处。”目前,该案正在浙江省高院二审。

  “作为中级法院的刑二庭,提高基层法官对涉黑恶案件的法律适用和政策把握能力也是工作重点。”朱敏明说。某基层法院判决的一起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被告人提出上诉,中院二审审查发现,主要成员作为村民组长、代表,都是临时纠集村民实施犯罪,没有形成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不符合犯罪集团的认定标准,对于一审判决予以纠正。

  另外,在刑二庭的指导下,全市共对20余件指控黑恶犯罪案件,判决依法纠正了一些黑恶性质方面的认定偏差。

  “要让每起案件、每个细节都经得起法律和历史的检验。”朱敏明表示,“我们始终遵循严把事实关、证据关、程序关和法律适用关,既不降格也不拔高的原则,确保将每起案件办成铁案。

  以信念坚守初心。刑二庭29名干警全身心投入工作,实行挂图作战,确保案件清结,为此每个人都像绷紧的皮筋。“是每个人。”朱敏明强调,因为哪怕有一个人掉链子,都不可能完满完成任务。不到三十岁的法官助理,某天突发耳聋,医生诊断是过度疲劳、精神压力过大所致;家中有两名幼儿的男法官为了啃下“硬骨头”,干脆住在办公室……

  获得荣誉称号,庭里每位法官都很激动,三年的努力得到了高度认可,但也感到莫大的责任。从专项斗争转向常态化打击,接下来该怎么干?朱敏明说,刑二庭正在“回头看”和“调研”上发力,“针对专项斗争中暴露出来的普遍性、深层次问题,尤其是黑恶势力滋生蔓延的重点领域进行调研,期待建立起源头治理为根本的长效机制。”



作者: 记者 高敏 通讯员 钟法

信息来源: 浙江法制报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